驱动号
首页 O2O 阅读正文 :
推荐红芯致歉:宣传夸大不应特别强调国产自主

美团打车的AB面和王兴的焦虑

来源: 驱动中国 作者:侃科技频道 2018-03-29 13:41 访问量: 编辑:侃科技频道

从在南京试点到上海正式运营,美团进入出行市场用了一年时间。

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同时上线出租车、快车两种业务。据美团披露,当日获得近15万个订单。22日,订单量超过25万。24日,订单量已达到30万,五成用户成回头客。

原本平静的出行市场,因美团的加入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美团激进式补贴 诱发刷单

激进式的补贴虽然为美团打车带来看起来不错的份额,但舆论发现美团出现了严重的刷单造假现象。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美团在上海上线两天就被恶意刷单钻了空子,刷单比例或超40%,不仅如此,还有外地车辆改车牌上路、司机为赚补贴半路将乘客抛下等问题。

近日滴滴运营总监孙枢隔空喊话美团:感谢美团打车的竞争,但补贴畸高会带来黑产和刷单,对整个出行业造成巨大创伤。同时允许大量外牌车涌入,不做安全排查,更是灾难性的风险。

“如果美团打车上海比南京份额高,是因为补贴让本不打车的用户叫车并故意吸引大量外牌车辆来沪,是因为不做司机安全审核,那么不仅难以持续,对用户安全以及行业持续发展也会带来巨大隐患。”

“所以,我们欢迎竞争,但希望新的选手能给行业带来生机和可持续发展的空间,而不是短暂的狂欢后遗留大量问题,对行业造成根本的破坏。”

350个网约车平台,为何美团值得警惕?

《财经》专访程维时曾问到:“你知道美团做打车的时候惊讶吗?”程维回答:“中国有350个网约车平台,多一个竞争者而已。”

但这个竞争者并不想碌碌无为。3月24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王兴就高调宣布,美团的目标是拿到三分之一的市场。更早之前,美团曾提出一年内要获得网约车20%的市场份额。

口号喊得响,是美团值得关注的第一个原因。

美团打车在南京试水一年,这个过程很少有人去研究。回想网约车大战时,哪怕晚一天都会被竟对赶超甚至会掉队,美团试水了一年是在做什么?

今时不同往日,网约车市场早已不是当初的草莽江湖,要合理合规,要遵从政策指导。美团的优势在于这些坑已经被滴滴们趟过,自己不用担心掉进去。劣势在于要做打车业务这些坑必须亲自添上。美团铁了心要进入出行市场,花费一年时间做准备,这是其值得关注的第二个原因。

正式登陆上海的第三天,美团打车日订单量达到30万。与滴滴每天2500万的订单量相比,美团打车这个数字不值一提。但与正式运营近三年时间的首汽约车相比,美团打车的数据十分好看。要知道截至去年11月,首汽约车的日订单量才仅有60万单。

可见美团对打车业务的执行力有多强,这是美团值得关注的第三个原因。

美团打车业务上线的同时,有关其赴港上市的传闻也应声而来。据传美团在紧急寻求投行支持,确保估值达到600亿美元。在这个节骨眼,传出上市的消息我认为这并不是巧合。事实上,坊间一直有声音认为美团进入出行市场的一大原因,就是为了提升估值。

前不久科技部下发的独角兽名单里,美团的估值为300亿美金,滴滴为560亿美金。近一半的差距随着美团打车业务的上线,有望被抵消。这是美团打车值得关注的第四个原因。

美团的攻坚战不好打

据媒体报道,滴滴目前的现金储备达100多亿美金,而美团为60亿美金。从现金储备来看,美团没有理由发起价格战。

不过在上线初期,美团在司乘两端都给出了大额度补贴。有媒体估算,按照目前的补贴力度计算美团打车一单平均亏损在40元上下,按照这样的但均亏损额度计算,等到其订单规模到达50万时,仅在上海一城,每月亏损预计达6亿元,近1亿美金。这还不包括广告、营销、技术、人力等成本费用。综合现金储备和亏损量级,价格战于美团而言,百害无一利。

所以有关网约车市场价格战的论调,我认为不太现实。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补贴大战意在培育市场和用户习惯,如今市场和用户习惯都已定型,行业也趋于理性。现阶段,无论是新技术在行业的创新还是政策的监管方面,需要的不是再来一场补贴大战,而是将有限的资金、技术、人力投入到持续创新之中。

于行业而言,如果再来一轮补贴大战,势必将行业成本拉高,因为这个行业缺的不是用车需求,缺的是优质运力,因补贴而再次推高成本,最终会导致行业健康恶化。

如果不打价格战,美团要如何打这场攻坚战呢?

在我看来,有两种途径。第一,把价格战的资金用于技术和人才储备,美团虽然有本地生活服务的经验和数据积累,但在出行方面还是新丁。尤其是出行行业的大数据应用,对技术的要求更高。

打个比方:一家出行企业的量级在10万单的时候,对技术的要求如果是C级;100万单的时候是B级;1000万单是A级;3000万单将会是A++级。订单越多,运算能力、道路规划、车辆调度将越复杂,美团在这方面还有很多课要补,但技术能力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的是长久的沉淀。

第二,缓慢渗透,滴滴6年时间经过无数战役占到了市场领头羊的位置,美团要在短时间内打赢这场战争悬念很大,靠耐力一点一点推进的办法更为稳妥。何况,在外卖、酒旅等核心业务上,美团还要面临饿了么、携程的竞争。

美团的B面

美团做出行业务是为了补足生态圈,如果将这个理由看作是美团的A面,那么B面就是美团打车业务对其估值的重要性。

这个重要性体现在两个层面,一层是提升估值,这对美团而言至关重要。在酒旅、外卖、本地服务之外拓展一条新赛道,于上市而言势必会拉升估值;另一层在于提升融资需求。前文我们提到在这个节骨眼,美团打车和寻求上市消息一并出现,这本就令人深思。

尤其是上市传闻愈演愈烈,到现在已经“紧急寻求投行支持”。据彭博社消息,美团出于紧迫的融资需求,正急于在香港寻找上市投行,目前已经接触美银美林、高盛、摩根斯坦利等多家机构,并还在积极寻求其他投行支持。

业内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团急于寻求投行的目的在于增加融资金额。好消息是,有了打车业务的加入美团在估值上能给资本市场讲一个更大的故事以及一个想象空间更大的美团。坏消息是,打车业务现阶段看对美团的价值更多是帮助其上市。也就是说,一旦美团上市完成,可能就不会在打车业务上耗费更多精力和资金。

这并非空穴来风。美团打车在上海推出后,有媒体调查发现其官方宣布的30万单中竟有40%为虚假订单,也就是司机为骗取高额补贴而刷单。这种现象在网约车大战时比比皆是,无论滴滴还是Uber都曾因此付出巨大代价。令人困惑的是,已经是行业共知的弊端为何美团没有提前做好准备?

更有趣的是,一向低调的王兴近日在饭否上突然高调的怼起了滴滴。王兴在转发网友关于孙正义撮合滴滴、Uber合并的传闻时直接给出了呛人的一句话:“滴滴好像一贯喜欢这种以资本为中心的玩法”。言下之意,美团才是以客户为中心。

如果按照王兴的说法,更适合“以资本为中心”的应该是共享单车,短时间内撬动的资金数量更多,而作为摩拜个人投资者的王兴,也是在玩“以资本为中心”的游戏。更何况,美团打车和上市传闻难以揣摩的关系,王兴这句话很难令人信服。

王兴的说法是否能站住脚暂且不论,在敏感时期揶揄竞争对手在业界看来并没有什么稀奇。只是一贯低调的王兴就这样赤裸裸的站出来呛人,着实令人感觉到美团对于打车业务的紧张和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