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终于活成了我们熟悉的那个样子

  • 来源: 驱动号 作者: 科技宠儿   2019-08-23/17:56 访问量:
  • 蔚来创始人/CEO李斌曾这样说过:“在中国超越特斯拉没什么难度,就跟亚马逊在中国干不过京东一样。”

    业内早已把蔚来称为“中国特斯拉”,李斌如此聪明的人,故意抛出用一个互联网电商类比的强盗逻辑,来反衬蔚来超越特斯拉的决心。做媒体出身的李斌固然了解打造明星CEO的套路,这种金句比比皆是。而现实中超越特斯拉的难度,蔚来冷暖自知。

    现在,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的明星企业,在营收和销量等关键维度上,蔚来不仅没有出现超越特斯拉的迹象,反而距离超越特斯拉的目标越来越远,蔚来似乎已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局。

    ce187925f65424ab8947a6845bb9d56a.jpg

    昨天,李斌的一封内部邮件再度引发哗然,这则内部邮件显示蔚来将进一步控制支出、提升运营效率。蔚来计划在9月底前裁员1200人,将员工总数降低到7500人左右。

    今年以来已多次传出蔚来裁员的消息,李斌在邮件中称,蔚来汽车此次裁员主要集中在人力资源、法务、财务等运营支持性部门,研发和用户服务等战略核心部门影响比较小。

    对于裁员,李斌早前对外的表态称其为“员工优化”。本次李斌在邮件中提到裁员是“为了确保公司的生存发展,必须及时调整意识、计划,进一步控制支出,提升运营效率,把资源聚集在核心业务上”,“接下来会以最大化的提高效率为首要目标,充分利用好现有投资,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从今年开始,我们真正进入到了资格赛阶段。不会有奇迹,我们的征途是泥泞赛道上的马拉松。”和早前对外的高调言论相比,李斌在内部邮件中号召全体蔚来人“做好迎接更艰难挑战与更多挫折的思想准备。”

    融资未达预期,资金压力凸显

    蔚来成立以来,李斌的对外表态或内部邮件从未如此严峻过,一切都由资金困境引起。

    造车这门生意本就超级烧钱,属于典型资金密集型产业,贾跃亭的FF一直做不起来主要就是缺钱,特斯拉的疯狂烧钱发展更不用说。

    和一众国内造车新势力相比,蔚来的出身是套着光环的,这其中李斌凭借人脉的融资能力起了很大作用。在2015年,李斌拉拢李想、刘强东、马化腾、雷军等人共筹备1亿美元资金,为蔚来汽车投出了第一轮融资。此后B轮、B+轮等共5轮融资,获得资金超过2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集团、华平、TPG、GIC、IDG、愉悦资本、Baillie Gifford、Lone Pine等多达56家知名机构投资,有如此强悍的的融资能力,是和蔚来CEO李斌所密不可分的。据悉,截止蔚来赴美IPO之前,累计获得投资已超过20亿美元。

    5d5f5e639863087832de4b4c7bc11270.jpg

    蔚来也没有错过赴美上市融资的途径,但蔚来的上市之路并不顺利,去年9月12日,蔚来汽车(NIO)在纽交所正式IPO后,获得融资额约为10亿美元,远未达到18亿美元的目标额,当时的市值64.1亿美元,也与蔚来所期望的200亿美元的估值相差较大。

    为打造品牌高端属性,烧钱大手笔

    在国内汽车市场,品牌档次的意义非同小可,相比境外品牌,国产品牌总是处于弱势。蔚来在出身的定位就希望打破这种弱势站位,直接发力高端产品线,并在打造高端品牌体验上不遗余力。

    比如在跟随新业态开设高大上的超级门店,蔚来做的比任何一家车企都激进。包括上千平米的超大空间,邀请国外顶级大师参与设计。

    d52a7e57a1053b11c883c35dc9453918.jpg

    此前有媒体援引公开数据称,蔚来汽车在上海太古汇门店的投入约达到8000万人民币,北京东方广场的年租金也预计在8000万人民币左右,上海中心的年租金预估至少要达到上亿元人民币。

    蔚来这样的造车新势力的打法与以往传统车企不同,它们皆以直营店为主,跟随人流密集的零售业态中心或地标性建筑布局。成本自然要比传统车企位于远郊的体验厅高不少。

    李斌表示 “你们可能不知道要在地标建筑开一个NIO House有多难,我认为和拿一个生产资质可能是差不多难度的。”

    许多人应该还记得2017年12月16号,蔚来在北京五棵松举办了NIO Day发布会。8架包机、19家五星级酒店、60节高铁车厢、160辆大巴,服务于来现场的5000位预定车主,一场耗资8000万元人民币的发布会不光震撼了汽车行业,顺便也让外界彻底认识了蔚来这家公司。

    另外虽然不是巨头企业,但蔚来曾经长期养着一个方程式赛车队。蔚来最近终于卖掉了FE电动方程式车队。据悉,由于赛事组织者采取了成本控制措施,FE方程式赛车虽不像其他赛车那么昂贵,但蔚来每年在该赛事中的花费并不小,仅运营成本就高达数百万美元,而且随着FE方程式赛事引入更新更快的车型,并开始吸引更多的观众,蔚来若不放弃车队,投入的运营成本仍会不断上升。

    6a4e2ec22ae9ff05d8d1c10271c34bda.jpg

    从蔚来很多做法来看,树立了一家土豪公司,不缺钱的形象,但是账面上的数据并不好看。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蔚来汽车净亏损25.73亿元,2017年净亏损为50.21亿元,2018年净亏损96.39亿元,同比增长92%。

    在2019年一季度,净亏损达到26.23亿元,同比扩大71.4%。粗略计算一下近三年来,蔚来已累计亏损近200亿元。蔚来在今年一季度卖车的毛利率为-7.2%,照此计算,不计算运营成本的前提下,每卖出一辆ES8亏损约27600元。

    “你不可能什么钱都不花就搞出好车和好的服务来。如果我们公司有十年以上,你可以用‘亏损’两个字。但是我们现在还在投入,小朋友还在上小学、上中学,你说你怎么不挣工资?这个不大合理。”对于亏损,李斌这样表示,亚马逊亏了20年,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你可以看成是投资。

    负面消息不止

    蔚来烧大量钱去营造品牌形象的高级感,虽然有特斯拉的先例,但是蔚来烧钱亏损发展的模式在某些方面并未受到认可。

    受中国国内车市下行,新能源政策补贴调整等因素影响,过冬已经成为各家车企共同面对的新常态。多方面因素影响下,蔚来的股价和市值也在五个月内实现了腰斩。蔚来股价被看衰,以至于坊间传出有蔚来计划从美国退市,回归国内科创板的传闻。其中还包括关闭其硅谷旧金山办公室的消息。

    虽说回科创板的说法太不靠谱一看就是谣言,但蔚来还是出面澄清了,也澄清了包括关闭旧金山办公室的谣言。

    在产品方面,除了ES8和ES6定位重叠被批评以外,蔚来电动汽车也遭受了来自市场对于质量问题质疑。今年入夏以来,蔚来ES8先后在西安、上海、武汉和石家庄等多地发生车辆自燃事故。让逆境中的蔚来雪上加霜。

    6月底,蔚来汽车宣布召回4803辆ES8电动汽车,原因是动力电池包存在安全隐患。而且此次召回的汽车是其首批交付的车型。

    而蔚来车型的下半年预期销量被看衰,据悉截至今年7月底,蔚来已完成交付ES8和ES6共计19727辆,其中蔚来2019年共完成交付9044辆。这一数据距离“2019年交付4万辆”的年度目标都相差甚远,完成度不足23%,留给蔚来的时间只不到5个月,这将会非常艰难。


    赞(0)

    评论 {{userinfo.comments}}

    {{money}}

    {{question.question}}

    A {{question.A}}
    B {{question.B}}
    C {{question.C}}
    D {{question.D}}
    提交
    文章数: {{userinfo.count}}
    访问量: {{userinfo.zongrenqi}}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