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的创维,为何处境如此尴尬?

  • 来源: 驱动中国 作者: 陌陌   2020-09-24/16:18
  • 2020年9月23日,创维电视在北京召开创维电视2020秋季新品发布会,发布会以数字“8”为主题,除了8K重磅新品电视Q71、全新酷开系统8、创维“5G+8K”一站式定制化解决方案以及创维A50系列等电视新品外,老牌彩电品牌战略转型问题同样是业界关注的焦点。

    图片1

    对此,创维RGB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志国表示,中国彩电业处于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单价越来越低,两极分化,低价好卖,高端也有一定销量但不大,中端殒落,在面板涨价的情况下,一定要推高卖新。

    尽管打着提升用户体验的旗号,创维重磅宣布发力中高端电视领域,并加速淘汰低端OLED电视产品,但怎么看创维的这一改变更多是市场压迫的被动转型,毕竟创维早已不是当年的创维的了。

    产品力问题

    曾经凭借线下强大的营销推广能力,创维一度冲上了行业巅峰,甚至还打出了“中国每卖出2台OLED电视,就有一台来自创维”的广告语,可谓是风光无限。

    图片2

    好景不长,大概创维还没享受够上位者的荣光,很快就被同行友商拉下了马,至于曾经辉煌的过去,也成了创维心中难言的苦楚。

    我们注意到,创维电视2020秋季新品发布会上,创维的宣传已经成了“OLED线下市场占有率第一”,这明显是和消费者玩起了文字游戏。乍一看上去,创维OLED电视线下市场占有率远超索尼,全面碾压海信,全然一副王者姿态。

    图片3

    从“中国每卖出2台OLED电视,就有一台来自创维”,到“OLED线下市场占有率第一”,创维电视给消费者的印象似乎只是对外宣传基调的改变,但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有必要探究下OLED电视阵营的发展史。

    2017年美国CES展会上,索尼重磅推出OLED电视A1,这也是索尼时隔10十年之后再度回归OLED电视阵营;至于海信加入OLED电视阵营的时间则要稍晚一些,2018年11月14日,海信澳大利亚官方推特发布消息,海信正式在在澳大利亚推出其自主品牌的OLED电视产品,而这一举动正式宣告了海信入局OLED电视阵营。

    有意思的是,海信入局OLED电视阵营的消息一经传出,创维也立马表明了态度。对此,创维集团中国区域营销总部常务副总经理俞建伟表示,“无论是创维还是我本人都十分欢迎海信能够加入OLED阵营。创维是OLED电视的先行者,很欣喜的见到了越来越多的国际大品牌开始发布OLED电视。我们坚信OLED是电视行业未来的技术方向。虽然存在一定的竞争,但是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产业的技术升级,为了给消费者更好的产品,带给他们颠覆性的音画质体验。这也应该是整个行业努力的方向。”

    也就是说,创维在OLED电视市场深耕数年,索尼、海信加入OLED电视阵营也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当然了,商业江湖,也从不讲究什么先来后到,实打实的数据面前,那自然是销量为王。

    不过,这里需要给大家强调的是,索尼的渠道优势从来不在线下,如若只是拼线下电视销量,这显然对索尼不公平。根据奥维云网线上+线下销售额数据,今年前8个月,索尼电视以超过50%的占比,高居OLED电视市场的第一位。

    图片4

    从产品层面看,虽然创维在市场上推出OLED电视早于索尼,但这并不妨碍索尼后来居上,直接将创维这个前浪拍在了沙滩上,这约莫向外界透露出了“创维产品力下降”的问题。

    营收规模下降

    随着本土彩电品牌2020年上半年财报的相继出炉,我们从中大可窥探出创维现如今处境的窘迫。

    根据海信视像财报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收159亿元,同比增长5.28%;净利润3.66亿元,同比提升488%;主营业务毛利率18.97%,同比提升2.45个百分点;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13.26亿,同比增长53.92%。

    根据创维财报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创维总营收为159.79亿元,同比下降7.3%;电视为主的多媒体业务营收为93.94亿元,同比减少7.7%。其中,智能电视系统产品在中国大陆营收减少20.2%,而海外市场同比减少了3.5%。

    图片5

    根据TCL电子财报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TCL电子营收172.8亿港元(约为152.5亿元人民币),去年则为178.5亿港币,同比下滑3.3%;毛利润20.5%,同比增长1.4个百分点;归母净利润为4.7亿港元,去年同期则为12.97亿港元(含出售雷鸟科技部分股权一次性收益7.9亿港元),同比大跌63.8%。

    可以看到,2020上半年,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冲击整体消费市场,但国产彩电品牌表现大有不同,海信仍然任性增长,至于创维与TCL则呈现出了不同程度的下滑,但即便如此,创维的下降程度到底还是超出了TCL。

    微信截图_20200924153428

    另外,从电视业务营收的比较上来看,海信已经成为传统彩电品牌的老大哥,TCL电视则悄然成为行业第二,至于创维则落了个第三名的排位。更重要的是,2020年上半年,创维电视营收只有海信电视的59%,同时也只有TCL电视的61%。

    随着上述三家企业今年上半年业绩的出炉,尽管我们还不清楚是否会快速吹响,彩电业新一轮变革的冲锋号,并由此主导一轮彩电品牌竞争格局的裂变,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的彩电业竞争一定异常残酷。

    海信凭借在显示技术上的ULED、激光、OLED全线落地,并且开辟了激光电视新赛道;至于TCL则手握上游面板资源,又在紧急布局Mini LED产品线。这也似乎意味着,无论是从产品线布局,还是上游资源,创维显然走在了后面。

    转型更像是淘汰赛

    到2020年,32岁的创维,既要面对包括海信、TCL在内的这样的老对手,还面临着小米、华为这样跨界者的踢馆,传统彩电企业生存环境艰难,生存空间越走越仄,只能加速转型以适应市场变化。与其说,传统电视厂商适应时代发展是一次发展史上的重要转型,而不如说是一场淘汰赛。

    当然了,转型的路上,创维也进行过一些摸索,互联网的潮头下,创维打出了酷开这张王牌,本来是想借互联网电视品牌酷开阻击乐视、小米,想法很是美好,但随着互联网寒潮的到来,我们发现创维转型就显得有些杂乱无章了。

    图片6

    从2013年推出互联网电视品牌酷开,到2014年酷开开始独立运作,到2018年酷开突然宣布不再从事电视硬件业务,再到2020年创维集团决定分拆酷开网络独立上市,不难看出,创维从硬件厂商到内容、技术服务商的转型相对激进,新战略也层出不穷。

    而现在的创维,正倾力打造“5G+8K”一站式解决方案,从卖产品向卖场景转型,全方位满足消费者多场景应用需求。虽然AIoT的冲锋号角下,创维转型的方向是没有错,但这个时代,早已不是自己走对路那么简单。

    高端电视领域,我们看到包括三星、LG、索尼都在扩展着智能电视的应用场景,电视除了客厅娱乐中心的基础功能外,还赋予电视产品智能家居控制枢纽以及家庭成员情感交流中心等多重身份,大家都在努力充分挖掘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

    尽管在创维的设想中,试图借助普及8K的战略转型占据高端电视的高地,但就目前的现状来说,还需要一大段路要走。关于这一点,我们大可参考4K电视的推广应用,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长时间的市场培育,片源以及网络传输等客观条件的成熟。

    图片7

    事实上,随着智能家居风潮的来临,家电巨头们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赛道的重要性,大家也都争相布局,但是遗憾的是,传统家电与互联网企业相比,创维们显然并不占优势。2020年初,小米重磅宣布围绕5G+AIoT将投入500亿元,寄望于把AIoT、智能生活的持续优势转化为智能全场景的绝对胜势。

    即便是就目前的现状来说,关于互联网生态的入口问题,显然小米更胜一筹,小爱音箱、小米手环、小米电视,我们看到小米智能家居体系已然以清晰的模样正式落地。

    尽管从实质意义上来讲,智能家居生态无论是单入口还是多入口,背后的AI助手才是IoT生态真正的控制中枢。其实说白了,AI技术的好坏才直接决定了IoT生态的使用体验。但遗憾的是,创维为代表的传统彩电企业,在AI等尖端技术的研发方面,显然还没法和那些与用户距离更近的互联网公司相比。

    图片8

    所以国内电视产业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小米电视强势崛起,这其中固然有小米电视引以为傲性价比战略的功劳,相信也离不开小米手机+AIoT战略升级变现带来的成绩。

    总结

    新人辈出的电视行业,时常让人感到惊讶,小米整出了生态链,华为打出了未来电视的旗号,甚至凭借一己之力撼动了电视行业心照不宣的开机广告问题,电视新人正在引领行业潮流,反倒是包括创维在内这样入行几十年的传统电视厂商追赶着潮流,真不知道到底是后辈们过于优秀?还是前浪们还没有顺应这个时代?


    评论 {{userinfo.comments}}

    {{money}}

    {{question.question}}

    A {{question.A}}
    B {{question.B}}
    C {{question.C}}
    D {{question.D}}
    提交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