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轮回购计划,格力真的着急了吗?

  • 来源: 驱动中国 文:徐欢   2020-10-23/17:01
  • 近日,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公司拟用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回购4285.71万股至8571.43万股,占目前总股本的0.71%至1.42%,拟回购资金总额30亿元至60亿元,拟回购价格不超过70元/股。根据格力电器发布的公告显示,本轮回购计划由其第一大股东「珠海明骏」提议进行,而「珠海明骏」背后掌权人则是高瓴资本。

    图片3

    尽管在资本市场,回购股票已成常态化的操作,但联想到2020年上半年格力电器营收表现惨淡的现状,也不免让人怀疑,这是不是隐约传递出股东利益受损的信号。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成为格力电器今年祭出的第二轮回购计划。

    早在4月12日,格力电器就曾发布公布称,拟使用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资金总额不低于30亿元且不超过60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70元/股。7月16日首次回购,截止9月30日已回购52亿元。

    这也就是说,两轮股权回购将斥资百亿以上,若成功格力电器则将成为2020年以来A股回购金额最大的公司。对于两次回购股份,格力电器解释称是基于对企业发展前景的认可与期待,回购股份用于员工持股或股权激励,以进一步提升公司竞争力。

    诚然在整个家电市场都承压颇重的背景下,推进股份回购计划或许是格力电器短期内稳定股价的必要举措,但小编还是想说,想要靠回购公司股价来提升竞争力,这当然不能够。格力目前面临的困境可不只是股价震荡下行那么简单,渠道变革压力,多元化布局等都是绕不开的重点。

    从实质意义上来说,格力电器2020上半年业绩之所以交出这样糟糕的一份答卷,与疫情黑天鹅突袭密不可分,这直接导致了格力电器空调市场销售、安装活动受限,最终导致格力电器空调业务营收大幅缩水,零售业绩几近腰斩。

    客观因素固然不能排除在内,但格力销售渠道的短板才是导致格力空调业务创新低的罪魁祸首。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先来看一下2020上半年格力与美的营收和净利润的一组数据比较。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美的的营收和净利润虽然均有所下滑,但其净利润超过格力63亿元,营收更是超出近一倍,将格力远远甩在了身后。2020上半年,格力空调营收413.33亿元,几乎腰斩,而美的暖通空调营收则为640亿元。

    对此,业界普遍认为,格力此前之所以能够长期占据空调龙头老大的位置,就是得益于完备的线下经销商体系,实现了经销商与企业之间的深度绑定。然而,斗转星移,伴随着消费主体的变革,尤其是随着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成为消费的主力军,电商渠道强势崛起,格力倚重的线下销售体系自然也迎来了猛烈的冲击,格力也不是没有认识到销售渠道的短板,所以去年重磅推出了“董明珠的店”。

    相信如果没有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话,格力电器的渠道变革可能更为柔和一些,但商业江湖哪有什么如果,权衡之下,格力电器也开始了线上销售渠道的扩张,甚至董明珠也走上了直播带货的野路子。目前,董明珠直播带货贡献已超400亿元。

    不过,董明珠直播带货赚来真金白眼的同时,也彻底把新零售渠道与传统经销商的矛盾推向了台前。耐人寻味的是,在格力第一轮回购计划期限内,格力电器第三大股东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宣布减持股份,预计不超过4288.1778万股,套现约25.87亿元。这里需要给大家强调的是,「京海担保」的股东们正是格力电器在全国最大的区域经销商,也正是因为如此,业界普遍怀疑董明珠高调的直播带货触动了经销商的敏感神经。

    一个不争的事实,如果格力电器想要补齐销售渠道的短板,那势必要发力线上渠道,而如何处理线上市场引流与线下经销商体系的平衡,这将是格力电器要面对的严峻考验。

    除了销售渠道的变革外,格力电器还面临着多元化发展举步维艰的困境。

    我们都知道,专业化的背后一定面临着多元化的选择,格力电器当然也深谙这个道理,所以早在2016年,董明珠就轰轰烈烈搞起了多元化战略,看似闹哄哄,但实则一片虚假繁荣,至今格力电器也没有扶植起像空调产业这样能打的拳头产品。

    我们再来看看老对手美的集团的业务布局,产品覆盖了消费电器、暖通空调、机器人自动化、智能供应链等多领域,完全没有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尽管格力格力电器对外强调,其是一家多元化、科技型的全球工业集团,旗下拥有格力、TOSOT、晶弘三大品牌,产业覆盖暖通空调、生活电器、高端装备、通信设备等四大领域。遗憾的是,让销售者买账的除了格力空调外,其他几乎都没有作出显而易见的成效。

    事实上,纵观格力的多元化,从手机到新能源车,从芯片到高端医疗,格力的多元化远比我们想象中要来得更多,甚至业务的范畴也已经超越了家电领域,野心是有,但成果相信我们大家都已经看到了。

    我们就说说格力手机吧。

    相信业界对格力手机的态度一定保持着五味杂陈的态度,格力品牌加身,先后更迭三代,高昂的售价,再加上董明珠对手机市场的志在必得,原本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跨界秀,偏偏格力手机上演了雷声大雨点小的寂寞,丢在手机市场全然没有掀起浪花,消费者也鲜有人问津。

    曾经董明珠为我们描述出了这样一幅生活画面:用格力手机,控制着格力空调,电饭煲,冰箱。吹着空调,吃着饭,玩着手机。即便是现在我们来剖析格力的这一战略构思,想法没错啊,万物互联的时代,智能手机承担着更多的重任,关键点就在于,制造业的格力看到了万物互联时代智能手机发挥的重大作用,就要义无反顾造手机,这是不是有些激进。

    更重要的是,跨界的身段高了点,没有啥核心技术,还卖出了旗舰手机的价位,试问要消费者如何接受?冲着格力的品牌吗?难道小米、华为手机不好用吗?

    当然,格力多元化的路上,除了令人诟病的手机业务外,还有董明珠曾经痴迷的新能源汽车业务。2016年,格力董明珠拟以130亿元的对价收购珠海银隆100%股权,并募集资金不超过97亿元用于珠海银隆的造车项目,不过这一提议遭到了中小股东的反对,最终未能通过。

    强硬如董明珠,认定的事情岂有罢手的道理,既然格力电器股东不支持,那还不如自个单干,最终董明珠以个人身份毅然决然入股银隆。后来发生的事情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银隆这个烂摊子直接绊倒了董明珠,让董明珠彻底服了软,甚至今年年初,银隆被爆出人事变动,6位董事退出,董明珠便是其中之一。

    多元化喊了这么多年,也折腾了这么些时间,所以格力电器真的变了吗?

    根据格力电器2020上半年财报显示,格力电器的空调产品占据了59.48%的收入,而生活电器、智能装备与其他主营业务占营收的比重只有3.19%、0.3%和8.56%。赤裸裸的数字面前,这向外界展示了一个不容分辨的事实,格力的主营收仍然来源于空调业务,结构仍然单一,多元化转型效果并不明显。

    对此,消费电子行业分析师梁振鹏表示,格力的多元化转型启动比较晚,在家电产品各个产品线都呈现高速增长的时期,格力仍坚持空调产品一条腿走路。“但未来格力还是有机会的,其在厨房小家电领域的品质不错,如今,家电市场涌现出各种各样的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智能化家电层出不穷,这为家电产品的未来发展衍生出更多的想象空间。”

    认真说起来,自高瓴资本进驻格力电器以来,虽然曾经有过一轮加速上涨的行情,但好景不长,2020年格力电器却逆势下跌,高瓴资本的这一笔投资看似略显失策。不管是提振内部士气,亦或是稳定投资者心态,想来格力也是时候开始行动了。格力电器今年内两次股票回购,虽能够暂时改变股价低迷的状态,但却无法成为格力电器业务上涨的动力,尤其是在营收业绩表现欠佳的背景下,格力急需在空调主业外寻找新的增值空间。

    摆在格力电器面前的,除了现行的压力外,更应该思考未来究竟要走向何方?对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从企业长远发展角度上考虑,格力电器多做一些与其主业相关的多元化扩张明显更受用,但如果格力所拓展的领域与其主业相关度太低,风险就会很大。


    评论 {{userinfo.comments}}

    {{money}}

    {{question.question}}

    A {{question.A}}
    B {{question.B}}
    C {{question.C}}
    D {{question.D}}
    提交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