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共享单车 阅读正文 :
推荐京东发布《2023春节假期消费趋势》

ofo被人当街吊打,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来源: i时代网 2017-09-11 16:03 访问量:

ofo小黄车诞生于高校服务于高校,本以为它会从一而终。结果它经不住诱惑上了街,然后就被人吊打了,而挨打的姿态很像一个被抓了现行的小三。

目前市面上虽然有数十家共享单车,但戏份最多的无疑是ofo小黄车和摩拜。这两个角色,从一碰面就上演着对手戏,各种明暗套路看点十足。

ofo出场时,像纯情的黛玉,甜到忧伤

在2014年,23岁的戴威,和另外4个小伙伴出场,5人中2人学金融、1人学信息管理、1人学国际关系、1人学考古,因为共同的爱好——自行车,走到一起,创立了ofo。

ofo五位创始人,左起张巳丁、杨品杰、于信、薛鼎、戴威

ofo本来是做骑游的,想让用户在自行车上追逐诗和远方。2015年3月,小黄车获得数百万天使融资,但在4月份发完工资,公司账面上只剩了400元。

可这群人,对自行车的感情,轻易放不下。就开始琢磨——共享。

2015年5月份,临近毕业季。情怀是一个很好支点,可以撬动一批毕业生把自己带不走的自行车,传承给师弟师妹……

可以低价购买一批,另外往届毕业生留下了一批“僵尸车”、“无主车”可以翻新一批,这就是早期ofo单车的来源。现在一辆摩拜成本300元左右,那时或许不足30元。

ofo还把这种传承的情结在微信好友圈发酵,到了2015年9月竟然征集到2000多辆单车。

简单地刷上黄漆,简单地挂上车牌,配上一把简单的机械锁,一个简单的APP,这就是这家公司最初的样子。

至于ofo早期看中的对象也很简单——高校师生,不得不说,这类用户算是封闭环境中、相对高素质水平的理想化实验人群。小黄车在北大运营了一个月,就火了一把。

虽然火了一把,但那时候的共享单车市场和现在的规模相比,企业和用户基本还都算是单身,谁也不太认识谁。怎样更大程度获得用户欢心,是一个问题。

要知道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都羞于开口告白,站在灯火阑珊处远远地挣扎时,心理直犯嘀咕:万一我鼓起勇气告白,可是Ta不喜欢我怎么办?

因此,把自己变成第一个成功吸引对方注意的异性,就显得很重要了。等到了真正见面时,对方如果能够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自此,ofo时不时就会出现在宿舍楼下、教室外、操场边……想忽视它都难了。

后来,ofo用上了让别人代传纸条的手段,比如我用了一次车,就获得5元骑车红包,当我把这红包发给10个朋友,这10个朋友也都获得了骑车红包。

就这样,ofo(后来更名ofo小黄车,以下简称小黄车)开始甜蜜蜜地收割用户欢心。但因为盈利模式还没想好,所以略带忧伤。

这时候小黄车的黄,是秋菊的黄,有甜蜜也有忧伤。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小黄车被摩拜拖到校外

2016年3月,25岁的戴威正打算将北京试点成功的模式复制到西南、西北、华东、华南、华北五个片区,尚未南下。

2016年4月,远在上海的摩拜才刚刚开始运营,跟北方的小黄车尚未有交集。时年34岁的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却已经把目光投向北方。

2016年9月,小黄车日订单已突破40万,总的订单量已突破千万,一时间北京高校,无人不识小黄车,小黄车俨然成了北方共享单车第一号人物。

此时,准确说是2016年8月31日,摩拜已进军它的第二个运营城市,北京。

摩拜跟小黄车不太一样,有人说是二者注重的模式不同,可在我看来摩拜从一开始就不太相信爱情、诗和远方。

或许摩拜更多地相信,只有自己内外结构足够牢固,才不会轻易被人伤害;只有自己懂设计,才不会被时尚潮流淹没;只有自己懂得定位,才不怕被人丢在无人的角落。

相对于早期小黄车廉价车的超高报损率;传统的自行车造型,容易被盗取改装;没有定位系统,能不能骑到车子,全靠缘分……

摩拜从问世,它就表现得更像一款成熟的商品。它自己研发,愿意为自己花钱,据摩拜CEO王晓峰透露,最初一辆摩拜成本在6000元左右。

《影响力》有一句话:情人的态度本来不咸不淡,可听说有对手出现,他们立刻热情四射。

或许是小黄车意识到了摩拜到自己地盘不是逢场作戏,而是要玩真的。

2016年10月中旬,小黄车开始从校园里走了出来,骑上了街头,试探性还手。

刚走出校园的小黄车还比较谨慎,投放地选择的是学院路沿线的上地、中关村、西二旗等高校和学生密集的地铁口。

或许小黄车也知道自己的产品,在一般民众手里不到300个回合定要散架,尽管走出校园,小黄车手里还是主打高校学生牌。

2016年10月19日,摩拜改良之前被人诟病“车身重”的缺点,推出更加轻便的2.0版本,量产之后,成本也下降了。此时,小黄车再打学生牌已经不占优势了,全线决战摩拜之势,一触即发。

而双方背后急着看成绩的资本,加快了战争的爆发。

来源:IT桔子

从融资总金额来看,小黄车更有优势。

爱情和战争一样,没有公平可言

如果比较双方单车成本,一辆小黄车大概200—300元,至于摩拜大致经历过6000、3000、1800、500元这些阶段,但不管怎么算,小黄车成本都要更低。如果打数量战,小黄车肯定占优势。

战鼓一响,在资本的催动下,小黄车把所有能看到的地铁站、公交站、小区门口排满了自己的队伍。

小黄车曾经表示,2017年,要投入2000万辆单车,尽管网友:别投了,已经成灾了。但不能否认,小黄车真有这等魄力。

广铺市场后,在各种红包补贴催化下,小黄车确实让不少没接触过共享单车的用户去接触到共享单车,以至于形成骑车习惯。

可是或许小黄车忘了,自己是象牙塔里的理想化试验品,是“娇袭一身之病”的林妹妹,不能磕、不能碰,时刻需要人捧着。

果不其然,骑行习惯形成后,小黄车就被万人骑,然后就是各种坏车横尸街头,再然后各种用户怨言自然而然地就出来了:扫了好几辆都打不开、爆胎、掉链子、脚蹬子坏了、车轮瓢了……

报损率39.3%是什么概念,就是约会10次,有4次对方都爽约,这恋爱还怎么谈?

如今,更是雪上加霜,共享单车扩张的各个人口重镇,北京、上海、杭州、南京等地都已经出台政策,不准在新增共享单车,车海战术也行不通了。

摩拜的车体皮糙肉厚很难破坏,但没有像小黄车那样急着推出大量单车供市场去实验、当炮灰,而是不断改进产品。

小黄车在前面流血流汗普及共享单车概念,走在后面的车体牢固、骑行轻便的摩拜,倒是将不少小黄车用户转化成了自己的用户,顺路摘取了园子里的果实。

今年2月份北京商报报道,比达咨询发布《2016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小黄车市场占有率51.2%,行业第一;摩拜占比40.1%,排第二。

可是几乎同一时间,Trustdata发布《2016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表示,摩拜月活达313.5万人,相当于小黄车的3.3倍。

尽管两家企业数据打架,但是我们不能否认,比小黄车晚了一年做共享单车的摩拜,追了上来。

即使不看数据,根据眼睛的观察。去年,北京各个站点到处可见小黄车,如今见到更多的却是摩拜。

而当骑行习惯形成,用户又有多种选择时,各方关系就变微妙了。

张爱玲曾说: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曾经在数量上占优势,红红火火的小黄车,渐渐地有了“蚊子血”、“饭黏子”的味道;而姗姗而至的摩拜,则似乎要成为“窗前明月光”、“心口的朱砂痣”。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尽管,近期小黄车也曾推出大眼萌、厉害了我的国,还推出公主车、沙滩车等,在车锁上也下了不少功夫(能定位了),尽力迎合用户更多的需求,力求赢得用户欢心。

然而,车体的改良却乏善可陈。

外表的美总是短暂的,就算大家都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是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渐渐的,摩拜的好就凸显了出来。车体重变成了结实;样式少变成了沉稳;造型奇怪变成了个性……

易观数据显示,2017年7月,摩拜单车日活用户达738万,环比增长13%,增势稳健;而小黄车则从今年6月的最高点下滑至554万,环比下降35%。

正所谓,谁的新欢不是别人的旧爱。

张爱玲还说过:爱情本来并不复杂,来来去去不过三个字,不是“我爱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吗”、“对不起”。

用户爱过小黄车,有过许多甜蜜岁月,却吃了小黄车不少苦头。

小黄车确实很努力在追求用户了,但是热情充足,却缺乏留住人心的本事,自己受了一身的伤,最后却成了别人感情的启蒙。

你可以大声疾呼,你才是原配、你也很努力地在挽回;但事实却是自从你被人拉到街上吊打,你挨打的状态就开始像小三了。

其实,在走出校园之后,小黄车的黄已经变成了金银财物的黄。

作为小黄车早期用户,还是更想念那个传承情怀的黄,想念那份情怀中的蜜糖——你本来是可以小而美的。

马婷婷